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前女友闹事儿

2019-03-05 02:34:07

前女友闹事儿

这天,雷刚正在办公室打材料,对桌的吴姐把一封信放在他的桌上,大声告诉他,这是一封特别的信,赶快看。 雷刚的眼晴仍是盯着显示器,带着嘲笑的口气说,都什么年代了,谁还写信,既费纸又费邮票,估计是脑袋进水了。 吴姐拿起信举到雷刚的眼前,让他吃了一

这天,雷刚正在办公室打材料,对桌的吴姐把一封信放在他的桌上,大声告诉他,这是一封特别的信,赶快看。

雷刚的眼晴仍是盯着显示器,带着嘲笑的口气说,都什么年代了,谁还写信,既费纸又费邮票,估计是脑袋进水了。

吴姐拿起信举到雷刚的眼前,让他吃了一惊,寄信人写的是前女友艾丽,更让他吃惊的是,信已拆开,吴姐拿出一张他和艾丽的亲密照片,照片后面写满了旧情复发的麻人话。雷刚看完就低下了头。

吴姐绷起了脸,厉声说:雷刚啊,你让我很失望。我把漂亮的贾玲介绍给你,你们相处一年,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,还和前女友藕断丝连。人家贾玲说你长得帅,怕你朝三暮四,我打了保票,说和你在一个屋工作快三年了,对你很了解,你不是那种站这座山望那座山高的人,让她把心放肚里。她叹口气,又说:你不给我助脸,我怎么和贾玲交待呀。

雷刚抬起头,看一眼一脸怒气的吴姐,然后说:你不说我不说,贾玲是不会知道的。

吴姐摇摇头,说:这封信在收发室就被拆开了,迷糊的收发员又把信夹到给局长的报纸里,局长看后说你品质不好,他对贾玲印象好,能不告诉她吗?就是他不说,知道这事儿的人也得告诉贾玲,能瞒住吗?

雷刚直眼了,他刚把信放到抽屉里,贾玲冲了进来,冲他吼道:雷刚,把那封信拿出来,我要看看狐狸精长什么样。

贾玲,这是前女友艾丽报复我,你千万别当真,我对你的感情你还不知道吗?雷刚把信递给贾玲,用哀求的口气说道。

贾玲看完信,把牙咬得咯咯响,她把信丢在地上,使劲踩了两脚,刚走出几步又转回来,捡起信,吼道:你和姓艾的混吧,我和你一刀两断。说完跑了出去。

雷刚一屁股坐在椅子上。这事弄的,一枪两眼,一是贾玲离他而去,二是局长知道了这事儿,提干的事儿准得泡汤。

这时,桌上的响了,是局长打来的,让他去一趟,他知道没好事儿,慢腾腾地来到局长办公室,见贾玲坐在沙发上抹眼泪,知道她是来告状的,就等着挨训。

局长用鼻子哼了一声,说:人家贾玲铁了心地跟你,你却和前女友勾搭,一只脚踩两只船,太不像话了。

雷刚辩解道:我没和前女友勾搭,是前女友祸祸我。

贾玲腾地站起来,气呼呼地说:信上写得清清楚楚,你们是旧情复发,怎么说是前女友祸祸你呢?局长说得对,你脚踩两只船,不是正经人。

局长用眼睛翻了几下雷刚,厉声说:作为一局之长,不应该管你们的私事儿,但你的品质有问题,我不得不说一句,希望你改掉万人恨的毛病,不再犯类似错误。说完冲雷刚挥挥手。

雷刚走到门口,吴姐跑过来,说他前女友来了,门卫不让她进她和门卫吵了起来。

局长拍一下桌子,大声说:雷刚,快把你前女友带走,别在这儿闹腾,免得影响工作。

雷刚加快了脚步。贾玲像疯子一样冲到雷刚前面,大声说要见见这个狐狸精。

雷刚怕两人打起来,紧紧地跟在贾玲后面。

在门卫室,一个长得不怎么漂亮的女人见到雷刚忙说:刚,我要请你吃饭,你的打不通,就来找你了

贾玲抢过话,大声说:你就是艾丽吧,我和雷刚处得好好的,你却插了一腿,真是个狐狸精。

只要你们没登记,我就有权力争取。雷刚不喜欢你才找我,你说我能不要这个帅小伙吗?艾丽是一脸的得意,说起话阴阳怪气的。

贾玲盯着艾丽,冷笑一声,然后说:像他这样朝三暮四的人就归你吧,我不要了。说完就走了。

事情就这么解决了,雷刚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他把艾丽领到马路边,要给艾丽打车,艾丽说要走回去。见艾丽走远了,他打车回出租房。他那里知道,贾玲一直在院是盯着呢,他刚走,她就骑电动车追艾丽去了。

雷刚回到出租房,把备好的酒菜拿出来自斟自饮。这一切,都是他一手策划的。他和贾玲已经处一年了,等新房下来就结婚。让他改变主意的是,贾玲是档案员,局长去档案室被他看着好几回,更让她多疑的是,她脖子上戴了一条价格不菲的项链,他问是谁买的,她说以后再告诉他。这更坚定了他的猜测,觉得贾玲和局长有事儿,不然不会得到那条项链,考虑再三,决定和贾玲断绝关系。以什么理由分手呢,说她和局长有事儿,没有证据。想出了逼贾玲主动退出的招。前女友艾丽爱钱,又虎了巴几的,他就拿钱雇她帮这个忙,艾丽说正缺给孩子买奶粉的钱呢,就趁机敲了他一下,为了达到让贾玲离开自己的目的,他只好多给艾丽钱。让他满意的是,艾丽表演得很到位,看不出漏洞;让他遗憾的是,局长知道了这事儿,提干的事儿没指望了。他拿起啤酒瓶,一口气喝了半瓶。

正在这时,有人敲门,雷刚问是谁,来人说是看水表的。他开门一看,竟然是贾玲。贾玲冲他吼道:雷刚,你设套让我钻,看来我钻对了,看出了你的真面目,原来你是个伪君子。

雷刚心里咯噔一下,但面上硬装很平静,开口说道:什么套,你说的话我听不懂。

贾玲指着雷刚的鼻子,气呼呼地说:你怀疑我和局长有事儿,就导演了这出闹剧,你很卑鄙很无耻。

雷刚很纳闷,贾玲怎么知道这事儿呢?

雷刚,我没和艾丽大闹,是觉得她很面熟,追上她一唠,原来是住平房时的邻居,两家大人的关系还挺好呢,在我的追问下,她说了实情。她长叹一声,又说:实话告诉你,局长是我亲叔伯舅舅,这条项链是他送给我的结婚礼物。有人写信说你的文凭是假的,局长去档案室查档案,果然是假的,他就想办法把假文凭的事儿给压下了,还准备给你提干。贾玲说不下去了,转身出了门。

雷刚长叹一声,肠子都悔青了。他刚要关门,艾丽跑进屋,他的气涌到嗓子眼儿,刚要骂她泄密,她先开了腔:有人把那张照片和照片后面的话发到了上,我丈夫要和我离婚,你说怎么办吧?

雷刚傻眼了

(:收获)

成都婚姻调查公司
植物染发剂
型材弯曲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